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905章 教学资源

第0905章 教学资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郎君,就算是给老夫一个面子,你看能不能想法子再给我匀几个名额出来?”
  
  “你看,我手头上这几个士子,在锦城皆是少有才名……”
  
  与外头人头攒动的热闹不同,已经是南乡学堂实际管理人的魏容,又面临着另外一种热闹。
  
  “大汉太学”的总代言人许慈,手里正抖着几张纸,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你看,不就是在学堂里多加几个桌椅的问题嘛?只要你点个头,他们每人每年交一万缗的择学费……”
  
  昔日的狗子,天分仅屈于阿梅之下的少年郎,如今上唇已经有了黑绒绒的软须。
  
  面对这位名声在外的许公,魏容脸上带着歉然的笑意:
  
  “许公,这学堂的规矩,是山长定下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我要是敢乱来,山长定是要罚我的。”
  
  “你与我说这些,还不如去山长那边寻门路。”
  
  一万缗?
  
  很多吗?
  
  自家细君过目的帐,一万缗以下都是不看的……
  
  看着眼前这小子软硬不吃,许慈也是只能徒呼奈何。
  
  身为中宫的大长秋丞,许慈实际上也算是宫里的人。
  
  可惜的是,偏偏遇到了个不管事的天子。
  
  一天到晚躲在宫里,不是数着票子玩就是抱着儿子玩……
  
  怒其不争,怒其不争啊!
  
  许大长秋丞哀叹。
  
  南乡学堂好歹也算是皇家的产业呢,皇帝不管,皇后也不管。
  
  说是有个主事的张四娘子吧,还是冯文和的姘头。
  
  你跟谁说理去?
  
  以冯文和的地位和权势,老夫敢随随便便欠他的人情吗?
  
  手头这几个“才俊”,把他们全身上下都打包卖了,只怕都还不了冯文和的这点人情!
  
  人情这东西,也是有成本的啊!
  
  权势越大,人情就越大。
  
  许慈想到这里,熄了向冯刺史求人情的打算,继续磨他的弟子:
  
  “魏郎君,这南乡学堂,对南乡百姓太过宽容,对外来人士却苛刻有加,被人诟病久矣!”
  
  “若是能多选一些外乡之才,也能堵住悠悠之口……”
  
  魏容闻言,斜眼看着许慈:
  
  “许公,你这话就不对了。学堂年年都有他郡送进来的学生,何来说苛刻有加?”
  
  “且南乡学堂的考课,本来就是能者上,不能者下,公平公正公开。”
  
  “至于对南乡百姓太过宽容,这是应有之义啊!南乡能有今日,靠的不就是咱们南乡的父老吗?”
  
  “不对南乡的父老宽容,难道要对外乡人宽容?我真要开了这个口子,到时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南乡子弟是山长的起家底子。
  
  就算是现在,山长所领的军中,从队率到校尉的军中骨干,南乡子弟也占了一半。
  
  南乡百姓今天的日子,那都是南乡每家每户的男儿,跟着山长征战多年,在前方拿命换来的。
  
  谁都知道南乡子弟善战不畏死,那是因为他们明白一件事,只要南乡不变,他们就没有后顾之忧。
  
  这些外乡佬,上下嘴皮子一开一合,几张票子就想抢南乡子弟的位置?
  
  想得美!
  
  魏容“嘿tui”一声,往垃圾桶里吐了一口痰。
  
  没办法,眼看着就要进入冬日了,天气干燥,容易上火。
  
  就在这时,门口“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了。
  
  一个已作嫁人打扮的年轻女郎,提着一个食盒走进来。
  
  看到里头的一老一少,不禁笑着说道:
  
  “许公又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食盒放到桌上,对着魏容温声说道:
  
  “听说阿郎没吃午食,妾就拿了一些吃食过来,还熬了一份汤。”
  
  这个年轻妇人,正是长大了嫁给魏容的幺妹。
  
  此时的她,举止端庄,虽是打扮素雅,却自带着一股雍容。
  
  若是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是哪家的闺秀。
  
  毕竟是跟了李慕好几年,又是冯永指定的南乡产业管理者之一。
  
  比起十年前,乡野村姑已经完全蜕变成了以南乡为代表的新时代妇人。
  
  魏容接过来打开,吸了一口热气,赞道:
  
  “好香!”
  
  然后又看了一眼许慈:
  
  “许公,要不要一起吃?”
  
  许慈哪有这个心情?
  
  再说了这是人家小夫妻之间的事,他一个老头掺和什么?
  
  当下哼了一声,拂袖就要离开。
  
  幺妹倒是知礼懂事,连忙替自己的阿郎道歉:
  
  “许公,这学堂的规矩,是主君亲自定下的,阿郎现在真要坏了规矩,那是要被主君责罚的。”
  
  说着,她抿了抿嘴,“妾所管的工坊学堂,倒是还有几个名额,若是许公有合适的人选,妾可以作主破个例。”
  
  现在南乡的主要产业,是教育产业。
  
  垄断了印刷和纸张的南乡,在教育产业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
  
  最早的纺织工坊当然还在,但早就已经停止扩张了,甚至还把一些地皮让给了学堂。
  
  原先的纺织工坊现在已经成了工坊学堂的实习基地。
  
  工坊学堂不同于南乡学堂,它侧重于女学生的培养。
  
  同时它还有委培业务。
  
  因为大汉各处种植园、工坊、草场等新兴产业的兴起,中低层的管事人才也是极为短缺的。
  
  工坊学堂是南乡学堂的一个重要补充。
  
  但比起南乡学堂,工坊学堂的门槛终究是要低一些。
  
  “老夫要……”
  
  许慈正在气头上,本想说“老夫要这工坊学堂的名额做什么”。
  
  只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当真?”
  
  幺妹含笑点头:
  
  “妾岂敢骗许公?”
  
  “我要十个名额!”
  
  许慈张开一只手掌,然后又一翻,示意道。
  
  正吃得津津有味的魏容吐出一根骨头,叫道:
  
  “许公,你先前跟我说的,可是只要五个,现在见我家细君好欺负,就这么大开口?”
  
  “去去去!与你何干?”许慈没好气道,然后又转向幺妹,“老夫家的那个大郎,现在正跟着冯君侯在凉州博前途呢。”
  
  “手底下也是缺人,若是魏家娘子能帮这个忙,老夫自是感激不尽。”
  
  “许公既然开了口,妾自然照办,到时请许公派人把名单送过来就是。”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许慈瞥了一眼正埋头进食的魏容,心道这魏丁氏当真是比这小子好说话多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虽说没有达到最好的结果,但也算是差强人意,许慈总算是放过了魏容,离开了魏容的值守室。
  
  待他离开后,魏容“噗”地一声,又吐出一根骨头,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对着自己的细君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