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女配皇妃太稳健 > 350、大结局

350、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按例命人取了茶水点心上来说会子话,昨日说了家中几人的婚配之事,本日诸瑶儿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庄鱼荫呷了口茶水放下,便似笑非笑的道:“三嫂你晓得么?昨儿个我们不是才议了几句二哥续弦的事儿?还以为我们做弟媳的这会子便替二哥想到了子嗣上面,怕二哥晓得后不喜呢!却不想有的人竟连人选都替二哥物色好了!”
  
  闻言诸瑶儿和蒲清泠表情都是一变:“如何族里又有人不安分内了?他们选了谁?”
  
  蒲清泠轻蹙眉头,道:“二哥可不是懵懂的人!这些人也晓得,如许都还要给二哥物色……”
  
  “是我没说清楚,倒不是续弦。”庄鱼荫忙道,“而是……侍妾。”
  
  蒲清泠不解道:“这便更没事理了,难为我们本宗寻不着几个能侍奉二哥的人了?还用得着他们来操如许的心?”
  
  “想必那些侍妾有什么原因让他们笃定能够打动了二哥的心吧?”诸瑶儿哼了一声,道。
  
  庄鱼荫道:“可不是?我听说那几个侍妾,旁的所长也没有,便是家里兄弟、侄甥多。”
  
  “宜男?”诸瑶儿一蹙眉,“他们还真是埋头良苦。”
  
  纳兰燕语杀子之事虽然被粉饰了过去,但汤敛实对大变以后唯一留下来的骨肉汤舒颜的淡漠可不是什么秘密。加上他对汤舒光和汤舒燮两个侄子由衷的心疼,是片面都能看出他的重男轻女来。
  
  况且侍妾又不是发妻,地位低微,汤敛实便便纳了,汤天下这些人也欠好说什么。
  
  “我倒是想不清楚了,二哥可不是会受后院摆布的人,这些人费经心思寻来宜男的佳有望给二哥做侍妾,岂非真的只想做功德么?”思索一会儿,诸瑶儿最疑惑。
  
  汤敛实是重男轻女,盼子心切的他也真的未必会回绝族人送的宜男侍妾,问题是,他便是收了这些人、并且这些人也生了儿子又能如何样呢?
  
  他又不是汤藏晖,对妻子百依百顺的。
  
  起先纳兰燕语在时,以发妻的身份,慢说让汤敛实听他的了,一个欠妥心还要被他打。便是生了汤敛实视如果至宝的庶子汤抒熠的侍妾,汤敛实过后也没再理会过……这种性格的汤敛实,老实说从后院动手对于他,诸瑶儿以为完全便不是设施——由于汤敛实压根便没把后院的佳放在眼里!
  
  庄鱼荫淡淡一笑,道:“我们本宗枝繁叶茂,但经由昨年的劫难,现在人丁衰落。听说族中好几位尊长很为我们忧虑,以为出孝以后,应该挽劝我们这些做正妻的摩登些,主动给良人广纳侍妾,绵延子嗣才是。”
  
  这话让诸瑶儿与蒲清泠表情都沉了下来!
  
  “我们两个也便算了,但三嫂膝下已有二子……”蒲清泠皱眉道,“岂非他们还想这么挽劝三嫂?”
  
  “我听人讲,族里人说,我们父亲膝下有六子二女的,说什么三嫂现在既是当家主母,也该学一学母亲的气宇与胸怀!”庄鱼荫看了眼诸瑶儿,道,“三嫂可别以为我这话是在嗾使诽谤——我晓得以三哥与三嫂的情分也不会理会如许的话,但,便怕族里那起子不怀好意的东西,会说三哥不纳妾是怕了三嫂!”
  
  诸瑶儿阴沉着脸道:“我晓得。”
  
  顿了一顿,她道,“侍妾是小道,我们便算收了下来,难为她们还能翻了天去?是打着叫我们分心的主意罢了!只是这些人却也太小觑我们了,这如果在帝都沦陷前,我们眼目还都在后院里,也可以会为此懊恼少许。现在见识过了那样的变故,这点儿小事……算得了什么?还想拿捏我们?”
  
  庄鱼荫与蒲清泠对望一眼:“三嫂的用途是?”
  
  “跟上次他们送给四弟的人一样,赏给军中将士好了。”诸瑶儿淡淡的道,“有人要给我们省银子,何必同他们客气?”
  
  “如许会不会让人以为我们太过嫉妒?”蒲清泠沉吟一会儿,道。
  
  诸瑶儿摇头道:“这不是嫉妒不嫉妒的问题,这是他们的摸索之举!我们如果是服了软,接下来还不晓得有相似的事儿胶葛上来呢!须要叫他们晓得我们半点儿都不会退步,着实有人要退步,那也必需是他们退!”
  
  “这起子人,成事不足败露多余。偏巧是本家,眼下又只小打小闹的,瞧着便烦。”庄鱼荫拢了把鬓发,皱眉道。
  
  她以前跟丈夫汤藏机先到这西凉,一开始的时分,便像诸瑶儿头一次来西凉时一样,由于汤宣伉俪有汤宙都在帝都好好儿的,族里人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无论什么处所都让着几分。
  
  其时分庄鱼荫唯一的遗憾便是西凉果然苦寒,远不如帝都繁华,但没有公婆及妯娌需求打发,伉俪两个小日子过得也是有滋有味。
  
  结果后来帝都一被围,这些人便开始变脸了。
  
  再后来汤宣等三位尊长没了——族里便完全不掩盖对阀主之位的觊觎了!
  
  这蓦地而来的变化,让自幼养尊处优的庄鱼荫好些日子才回过了神!
  
  年轻的五房伉俪在这次变故中吃足了苦头,因此庄鱼荫嘴上不说,内心对汤氏这些族人恨入骨髓。
  
  她的心情诸瑶儿和蒲清泠都能理解,都安慰她:“且等着罢,不行能让他们连续如此下去的。再说现在做主的还不是我们?”
  
  这日诸瑶儿回到自己房子里,登时命人传了蓝氏来见。
  
  蓝氏听完族里有人已经给汤敛实备好了宜男侍妾人选后,有点惊奇:“夫人都还没听说,五夫人如何先晓得了?”
  
  “她以前在族里吃了很多暗亏,许是由于这个原因,对有些人盯得比较紧吧。”诸瑶儿蹙着眉道,“我以为这事儿怕没如许简略,姑姑您想昔时族老们给四弟送人的那一次,他们都吃了一个亏了,这次如何还不学着点?不过几个侍妾,能成什么事?”
  
  蓝氏想了想,道:“夫人说的是,况且便便五夫人盯得紧,现在我们都还没出孝,那些人也不该让如许的动静宣泄。怕是存心让五夫人晓得的。”
  
  “那麽他们想做什么呢?”诸瑶儿揉了揉眉心,道,“岂非以为传出如许的动静来,便会让我们也跟他们一样替二哥这会便物色起人来?”
  
  “现在反面有三位夫人齐心合力,前头老爷们没有后温之忧,可以全心尽力的经营大业。”蓝氏轻声道,“但如果三位夫人中去了两位,大约说有了别的事儿分心,那便是他们的时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