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蹉跎岁月 > 第五章

第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闻,特大新闻!"小偷肖永川诡秘地挤着眼,黑黑的脸皮上泛着一股又妒忌又惊奇的光,顺着寨路直跑到洗衣服的堰塘边,冲着正在洗衣服的"快脚"苏道诚和"卷毛"王连发连声叫道:"天下头一号大新闻,柯碧舟轧女朋友啦!""我不信!"苏道诚轻蔑地撇了撇嘴,双手把一件外衣绞成麻花状,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柯碧舟要能轧到女朋友,石头上也会长庄稼了。"
   
    "卷毛,"王连发眨了眨眼睛,不慌不忙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那姑娘已经来了,坐在集体户和柯碧舟谈话呢。"肖永川又羡慕又不解地说,"叫我大大吃了一惊!"
   
    苏道诚把洗净的衣服、裤子扔进搪瓷花脸盆,不屑地说
   
    道:"那也准是个丑八怪,要不,谁会看上柯碧舟?他凭啥资格花女人?"
   
    "偏偏不是,"肖永川点燃一支烟,眯缝着眼睛吸了一口,徐徐地吐出烟圈道,"那姑娘很漂亮,弄得我也心痒痒的了。有啥办法呢,我的名声太大了,那姑娘连眼角也不瞥我一下。"
   
    "噢?"苏道诚端起脸盆,明显的双眼皮眨动了两下,晶亮的眼睛里闪出水灵灵的光彩,满腹狐疑地问,"真有这种怪事?"
   
    肖永川把手一摊,做出个潇洒的姿态:"不信你自己去看。不过我话说在前头,你可不要抢人家户头啊!"
   
    苏道诚眼睛一斜,嘴巴一咧,自命不凡地说:"我还要看看值不值得花工夫呢!"
   
    矮墩墩、胖笃笃的王连发收起堰塘边石阶上的肥皂、刷子,绞干衣服,随着站起来,粗浓的两条眉毛往起一扬,半真半假地说着笑话:
   
    "嗬,一个刚走,你就想动另一个的脑筋啦?"
   
    "哪儿的话呢!"苏道诚脸不红、眼不眨地道,"恋爱嘛,总要挑挑选选的。难道你愿不挑不选?"
   
    肖永川头一昂,"嘿嘿"笑了两声:"当然,你苏道诚人长得漂亮,牌头又硬,袋袋里分子又多,要花啥人,啥人就会上钩。"
   
    "哈哈哈,过奖过奖!"苏道诚得意洋洋地放声大笑起来。
   
    回到集体户门口,苏道诚和王连发在麻绳上晾好衣服,随着肖永川,三个人先后走进了男生寝室。
   
    柯碧舟和杜见春两个人相对坐着,正在闲聊着什么。
   
    看见三个知青进屋,柯碧舟站起来给杜见春介绍。杜见春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笑容可掬地向他们点头。她看清了,五大三粗,黑黑脸皮,嘴角叼着半截烟,乜斜着眼睛瞅人的,是小偷肖永川。鬈头发的那个,两肩宽宽,圆胖的面容端端正正,个子略嫌矮些的,是"卷毛"王连发。最引人注目的,是英俊漂亮的苏道诚。这人中高个子,看去不胖不瘦,一双闪着波光的明眸,直挺挺的鼻梁,极富表情的嘴巴,薄薄的嘴唇,两道长眉,直伸到太阳穴边上。一说话,嗓音甜润悦耳,抑扬顿挫。正逢赶场天不干活,他穿件毛的确良两用衫,全毛薄花格子呢裤子,牛皮鞋擦得锃亮。一进屋,他就有股与众不同的自得劲儿,引起了杜见春的注意。杜见春心头暗忖,苏道诚果然名不虚传,确实漂亮自傲。
   
    湖边寨上海知青集体户,自从分家以后,各人的关系都处在不冷不热的状态。闲下来时,大伙儿团在一起能说几句笑话,随便聊聊。一有什么利害冲突,互不相让。在生活上,他们都严格控制在各顾各的程度上,既不交换食物,也不互相侵犯。这样一来,表面上看去倒还是一团和气,日子过得挺和睦。骨子里呢,几个人之间都有些意见和看法。比如说,华雯雯和唐惠娟两人,一个爱打扮爱花俏,一个端庄朴实,互相看不惯。华雯雯嫌唐惠娟"土",经常招呼那些山寨姑娘来屋头玩,有时候坐在她床沿上,害得她又气又恼又不好说。唐惠娟怪华雯雯卖弄风情,不爱劳动,好吃懒做,外表上干干净净,心底里却很肮脏。两人之间话也说得很少。但是,这两个姑娘和四个男生都保持着"和平共处"状态,至少在表面上,她俩对四个男知青是一视同仁的。而四个男生呢,却又互相有看法。苏道诚仗着自己来头大,脸容漂亮,零花钱多,既看不起父亲当南货店经理的王连发,也看不起手脚不干净的肖永川,更看不起出身不好的柯碧舟了,在他们面前,他常常显出高人一等的自豪姿态。王连发说做事,都喜欢慢吞吞地来,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笃悠悠"的。他煮饭洗衣慢条斯理,走路说话有条不紊,出工干活,也是细整慢磨,说是稳着点好。他自知各方面不能和苏道诚比,凡事也就让他三分。肖永川则不同了,他很不买苏道诚的账,要论穿着,他不比苏道诚差;只要在外面掏摸得手,他花起钱来,比苏道诚还要大方,还要有"派头"!苏道诚在用工夫追求华雯雯的时候,正是肖永川和华雯雯打得火热的那一段时期,因此,他处处与苏道诚"别苗头"。苏道诚叫外队一些知青来湖边寨玩,杀鸡宰鸭、喝酒打牌出风头;肖永川也不甘示弱,马上喊来更多的朋友,不但把集体户闹得一宿不能安睡,还带着一把气枪,钻到靠近镜子山大队的树林子里去打鸟雀和野兔,压倒了苏道诚的威风。自从柯碧舟在双流镇阻止了肖永川的偷盗活动,肖永川的死对头变成了柯碧舟,他时时处处都在说柯碧舟的坏话,在集体户里,稍有些不悦,不是朝着柯碧舟破口大骂,就是指桑骂槐,威胁恫吓柯碧舟。要不,就用他那双乜斜着瞅人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柯碧舟,老在想着伺机进行报复。在湖边寨集体户,只有在对待柯碧舟的态度上,好像是一致的。大家都较少和他说话,在他的面前,大家也最少顾忌,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谁都知道,他家庭出身极差,在集体户最没有发言权,连大队主任和生产队长,对他说话也是粗声大气的。不过,插队落户快两年了,喜欢看书和写写弄弄的柯碧舟,从来没和五个知青发生过口舌,那倒是真实的。大家都把他当成一块面团,愿和他说话,就说上两句;不愿和他说话时,当面走过也如同没看见。好在这人脾气善,从来不会生气。
   
    今天,像杜见春这样健壮漂亮的姑娘主动上门看柯碧舟,不由得叫其他人都暗暗惊愕。难道像柯碧舟这样的人,还能找到杜见春那么美的对象?大伙的心头都是将信将疑的。
   
    王连发进屋和杜见春打过招呼,稍坐片刻,便知趣地转身走出了寝室。肖永川死皮赖脸地坐在床沿上,主动搭讪着和杜见春说话,杜见春瞅都不瞅他一眼。抽了两支烟,肖永川也悻悻地离开了集体户。
   
    屋里只剩下杜见春、柯碧舟和苏道诚三个人。柯碧舟满以为苏道诚稍坐片刻,也会像"卷毛"和"黑皮"一样离去的,但苏道诚一点也没走开去的意思,他架起二郎腿,直着腰杆坐在床沿上,两眼望定了杜见春,用甜润讨好的口气问道:"你们镜子山大队的知青,今天就你一个人来湖边寨玩?"
   
    "是啊!"杜见春本来和柯碧舟相对坐着,听见苏道诚问,转过脸来答了一句。
   
    "你回去以后,给镜子山大队的知青捎个话,请他们有空来湖边寨玩。"苏道诚见杜见春转过脸来,连忙又搜肠刮肚找出一句话来,笑嘻嘻地对杜见春道。
   
    杜见春仍把脸转回来,并不看苏道诚,以不耐烦的口气道:"我可以把话捎到,但我们队的知青,都不认识湖边寨这一带的知青啊!"
   
    "那有啥关系。"苏道诚不以为然地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老朋友了嘛!你和柯碧舟,不也相识相交了嘛,哈哈!"
   
    杜见春觉得这人的话真多,干脆不答理他了,沉着脸,垂着眼睑坐在那儿。
   
    和见春相对而坐的柯碧舟看到她不理睬苏道诚,急得双手暗暗地直朝她做手势,请她耐住性子,敷衍苏道诚几句。柯碧舟有他自己的想法,杜见春今天是头一回上门,如果她对"卷毛"、"黑皮"、"快脚"都不理不睬,惹恼了这三个人,他们仨到外面去传播起"恋爱新闻"来,不知将要编造出多少离奇古怪、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呢。所以,他力争以手势劝杜见春和苏道诚说上几句。
   
    看到柯碧舟直打手势,杜见春略有点明白,但她并不转过身去,只是仰起脸来,寻视着啥。一眼看到靠近柯碧舟床头的黄泥巴墙上贴着的两行字,她双眼一亮,指着字迹道:""不要自馁,总是干;但也不可自满,仍旧总是用功。"说得真好。这是你的座右铭吗?"杜见春问柯碧舟。
   
    柯碧舟点了点头:"也可以这么说"
   
    "这两行字也是你写的?"杜见春又问。
   
    "嗯。"
   
    "哎呀,你的字写得真好!雄健有力,很有功架。我爸爸曾说过,字体是很有些像写字人的性格的。可看你写的字,和你的人,却绝然不同。"杜见春似乎早已忘记了苏道诚的存在,只顾对柯碧舟道,"这些天来,我老捉摸不透你这个人的性格,我接触的小学同学,初中、高中的同学,还有红卫兵、知青,不算少了,可没一个像你这样的。说你悲观失望、颓废畏葸吧,你挺有点儿思想;说你有崇高志向、远大目标嘛,你又实在是忧郁寡欢,露出叫人无法理解的愁容。你说我讲得对吗?"
   
    柯碧舟瞥了坐在侧边床沿上的苏道诚一眼,苦笑着说:"你的眼光真够尖锐的……"
   
    "我说对了嘛!"杜见春惊喜地叫了起来。
   
    "这就是他,一个内心矛盾的当代青年。"苏道诚又不甘被人冷落地插进话来,他见柯碧舟和杜见春闻声双双转过脸来,干脆站起身来,双手扠在裤袋里,走到柯碧舟和杜见春跟前,挺有风度地半仰着脸,瞅着墙上的两行字,发表高见道,"内心常常极端矛盾的柯碧舟,抄着鲁迅先生的这句话作为座右铭,实在也是牵强附会,自谓清高风雅罢了!"
   
    柯碧舟疑惧地抬起头来,望着苏道诚。
   
    杜见春反问道:"怎么是牵强附会呢?"
   
    苏道诚胸有成竹地伸出一双手,指着墙上的字,不慌不忙地道:
   
    "看,这前半句,对柯碧舟还适用,不要自馁,总是干,像柯碧舟这样的人,当然应该老老实实地干啰!可这后半句,就不贴切了。但也不可自满,仍旧总是用功。这话明明是对做出一些成绩的人说的,柯碧舟做出了什么成绩啊?有过什么贡献啊?像我爸爸这样的人,说说这种话还差不多……"
   
    "你爸爸?"杜见春插嘴问,"他有骄傲自满情绪吗?"
   
    "说到哪儿去了,我只不过随便举个例子罢了!"苏道诚挺胸吸肚,自鸣得意地道,"像我爸爸这样有修养的高级干部,才不会犯这种过失呢。要不,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样的风暴面前,我爸爸还能逃脱批判、揪斗?不说他怎样为人处世了,就讲他怎么教育人好了。记得,还是在"文化革命"之前,我姐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她哭着鼻子,要爸爸给她想办法,弄一个大学生的名额。爸爸听说了,既没答应姐姐,也没批评姐姐。你们猜猜,他如何处理这件事?"
   
    "怎么处理的?"杜见春急迫地问。
   
    "真叫人想不到,"苏道诚脸上极富表情地扬起两道长眉,摆弄着双手说,"爸爸抽了个星期天,把全家人叫在一块,开了个讨论会,讨论的题目是:青春献给祖国。讨论会一开完,姐姐的思想通了,主动作了检查,不久就到崇明农场去了。"
   
    杜见春开始对苏道诚说的话感兴趣了。她虽然没见过苏道诚的父亲,但一个熠熠闪光的老干部形象,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接着问。
   
    "那你爸爸,怎么教育你的呢?"
   
    柯碧舟瞅了杜见春一眼,随后把目光移到苏道诚脸上。苏道诚红光满面,兴致勃勃,两眼望定杜见春,喋喋不休地说:"我爸爸对我要求得可严啦!上初中的时候,我考取了重点中学,学校里很严格,要求很高,不准迟到早退。我呢,嘿嘿,因为离学校远,又喜欢睡个懒觉什么的,常常吃过早饭,再走到学校就来不及了。我曾几次恳求爸爸,让他的轿车送我一送,可你们猜怎么样?"苏道诚在杜见春正面一屁股坐下,兴奋地摆弄着手势,眉飞色舞地讲着关于他的故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