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蹉跎岁月 > 第七章

第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没有吃晚饭而躺倒在床的柯碧舟被一双铁钳子似的大手揪了起来,拖离了单人木床,他迷迷糊糊地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跟着,一根火柴"嚓"一声点亮了煤油灯,灯焰晃动摇曳着,柯碧舟听到一个陌生的嗓门厉声说:
   
    "快把大门关上!"
   
    "砰"地一声,灶屋的两扇门被关上了。
   
    柯碧舟从昏沉的迷梦中惊醒过来,惶恐不安地睁大了一双眼睛。煤油灯光焰里,他看到揪住自己衣领往外拖的那个人一张满是粉刺的脸,一下认出来了,啊,这不是双流镇赶场时碰到的那个矮壮结实的流氓吗!糟了,这帮家伙来打击报复了。柯碧舟脊梁上吓出了一阵冷汗,失声叫道:
   
    "你……你们要干啥?"
   
    "来教训教训你!"满脸粉刺的家伙用劲把柯碧舟一推,柯碧舟被门槛绊了一下,全身无力地跌倒在地。他惊恐地仰起脸来,一下全看清了,昏黄的煤油灯光焰里,站着高大粗壮脸皮黑黑的肖永川,他身旁站着蓄尖鬓脚、穿时髦的银灰色风雪大衣的瘦高个儿,还有两个人站在阴影里,看不清晰。
   
    肖永川黑脸皮上掠过一阵冷笑,"噗"地一口吐掉嘴巴里的半截烟,讥诮地朝柯碧舟笑着道:
   
    "柯碧舟,你这个历史反革命的儿子,阿哥明人不做暗事,实话对你讲,今天来找你,就是同你算账来的。哪个叫你在双流镇不上路啊,嗯?"
   
    柯碧舟一手撑地,一手扶着门槛,勉强坐起身子,恐惧地望着凶相毕露的肖永川。
   
    满脸粉刺的矮壮个儿把胸脯拍得"咚咚"响,压低了嗓门道:
   
    "老子大名叶"强盗",今天来收拾你。有本事,你去报告吧!娘×,上次在双流镇,你仗着那臭婊子会耍拳,叫她把我打得好苦,现在我这叫一报还一报!"
   
    蓄尖鬓脚的瘦高个儿一歪脑壳,尖声尖气地道:"我的名字叫"侠客",你到全县知青中去问吧,谁都晓得。打你这个小反革命,量你也告不翻我!"
   
    另外两个站在阴影里的家伙也跟着低嗥了两声:
   
    "烂浮尸!"
   
    "瘪三!"
   
    柯碧舟惊惶失措地勉强站起来,哆嗦着嘴唇,结结巴巴地朝这帮人道:
   
    "我……我在发寒热……"
   
    "滚你妈的蛋!""强盗"趁着柯碧舟不备,左臂一挥,抡起拳头,朝柯碧舟胸口打来,柯碧舟低低哀叫一声,身子一歪,重新被打倒在地。不待他抬起头来,"强盗"双手连脚,朝着他身上、头上、脸上又打又踢,柯碧舟身子翻了翻,任凭他的拳打、脚踢雨点般落下来,他连声哼着。"强盗"边打边骂:"娘×,老子们到手的"一条龙",被你一句话"放"走了。你这个小反革命,装啥蒜。老子叫你再多管闲事,操你的妈!"
   
    直打得"强盗"气喘吁吁,"侠客"才走近来,把"强盗"推到一边去。瘦高个儿的"侠客"把风雪大衣一脱,扔到身后一个人手里,走到柯碧舟身边,右脚踢踢柯碧舟的腰,用尖细的女人嗓门道:
   
    "起来起来,站起来,老子有话跟你讲!"
   
    柯碧舟被打得浑身酸痛,他双手撑地,咬了咬牙,刚坐起身子,"侠客"从腰里拔出一把雪亮的三角刮刀,"当"一声扔在小方桌上,气冲冲地道:"你不是很有种吗,老阿哥和你对拼,你拿这把三角刮刀,我拿你们集体户的菜刀。来!"
   
    话刚说完,他两步踅到刀架那儿,把集体户那把菜刀拿在手里,在油灯光影里晃了晃,喝道:
   
    "快拿起三角刮刀来,我等你扑上来,快点啊!我没那么好的耐性!"
   
    屋里出现了一阵静寂,除了这几个家伙粗野的喘气声,什么也听不到。屋外,山林里、雪野上的风雪在怒吼,狂啸而过的疾风撕扯着集体户的屋檐草,窸窸窣窣直发响。整个屋架子也在风声里摇动着,发出"吱吱吜吜"的哼叫。
   
    谁也没察觉,从女朋友孙莉萍队上赶回湖边寨的王连发踏着雪走近了集体户,他正要伸手推门,恰好听见了"侠客"嗓门尖尖的喝叫。"卷毛"王连发猛吃一惊,他连忙贴近门缝,往屋里望去。油灯光影里,他看到了那骇人的一幕,浑身毛发都直竖起来。愣怔了片刻,他冷静下来,蹑手蹑脚踏着雪路,往湖边寨上大队主任左定法家疾跑而去。
   
    屋内,柯碧舟被打得晕头转向,耳管里"嘤嘤嗡嗡"直闹腾,他好容易喘过一口气来,凝神定睛地望着小方桌上那把闪着寒光的三角刮刀,情不自禁地抖了一抖。
   
    "快拿上刀啊!""侠客"又催促一声。
   
    柯碧舟抬起头,使足全身力气,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他那深陷的两眼从"侠客"蓄着鬓脚的脸上,慢慢地移到"黑皮"肖永川脸上,他的目光和"小偷"的眼神刚一相遇,便张
   
    了张嘴,嗓音低沉干哑地说:
   
    "我……我是为你们好……
   
    "滚你娘的草包!""侠客"勃然大怒,他把手中的菜刀往屋角落里使劲一扔,抢过小方桌上的三角刮刀,恣意妄为地叫道:"你不来拼,老子也饶不了你!"
   
    说着,这家伙举起三角刮刀,朝着柯碧舟恶狠狠地扑了上来。他一刀朝着柯碧舟脸上刮去,柯碧舟把头一偏,让过了刮刀。"侠客"恼羞成怒,平拿刮刀,对准柯碧舟的胸口直刺而来。
   
    "黑皮"肖永川一把抓住了"侠客"的衣袖,局促不安地说:"不要放他的血!当心自己的命呀。"说着,夺下了"侠客"手中的刮刀。
   
    谁知柯碧舟贴墙站着,竟然纹丝儿不动,听到这句话,他反而疯了一般叫了起来:
   
    "让他杀死我吧,杀死我吧,我不要活了!"
   
    那绝望的声气,叫肖永川心头都发起抖来。
   
    "侠客"哪顾得上柯碧舟的厉声惨叫,他挣脱肖永川的双手,粗野地骂道:
   
    "妈的,你以为老子不敢杀你啊?老子就是来报仇的!就是要打你——揍你——教训你!"
   
    一边骂,"侠客"一边打。他双手一会儿抡拳,一会儿放开巴掌,照准柯碧舟头上、脸上,狠狠地一顿毒打。
   
    柯碧舟惊恐万状的脸上顷刻间便现出了青紫青紫的伤痕,脸颊上也像发酵馒头样肿了起来。他终于受不了这样的狠揍,又一次摔倒在地。
   
    在这同时,王连发深一脚浅一脚地扑进大队主任左定
   
    法家院坝,跳上台阶,猛地推开了他家的门,神色惊慌、气喘不定地叫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