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道缘浮图 > 章一五八 终章 一剑灭世

章一五八 终章 一剑灭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击杀?遇见一个便击杀一个?怎么可能?进入到秘境当中的,也有不少真人,最低也还是高阶上师,付明轩见一个杀一个,那不都得是一场场战斗,这么下来,他自己怕是也要累死了吧。『『ge.
  
      燕开庭心下并不相信这郑乐清所说的话,但是在内心深处,又有一些隐隐的不安,万一,这郑乐清所说的都是真的呢?
  
      进入到秘境当中的人,都是修道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若非亲眼所见,怎又会凭空捏造事实?
  
      越想越是乱作一团,燕开庭使劲儿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好好历练才是,先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
  
      另外一边,付明轩始终行走在沙漠当中,脚步沉稳,极其缓慢,走一走,他便抬头看一看天,好似在等待这什么。
  
      而在另一边,沈伯严也在重复着与他相同的动作,完全不理会周围人,也不理会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当中,直直的朝前走着,一边走,嘴里好似还在念叨着什么东西,时不时也停下身来,朝着天空望了一望。
  
      他们似乎,都在等待着某个东西,或者某一时刻。
  
      付明轩前进着,广漠无边的沙漠之上原本没有一个人影,那些弟子们见到了他都是远远避开,无论是哪一门派,都听到了关于他的传言。无论是真是假,没有人愿意以身犯险。
  
      然而付明轩走着走着,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谢无想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开始了吗?”
  
      谢无想问道,然而付明轩却是好似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一般,直直地朝前走着,没有任何要回到谢无想的意思。
  
      “你和沈伯严,都是一样的吗?”
  
      在听到了沈伯严的名字之后,付明轩微微动容了一下,却还是没有回答谢无想,仍旧朝前走着。
  
      谢无想见到付明轩丝毫没有想要回答她的意思,于是止住身形,并没有傻到要上前拦住他。
  
      “为什么不杀我?”谢无想喃喃道,停留在原地,看着付明轩继续向前走去的身影。
  
      抬起头来,谢无想仔细观察着那混白一片的天空,仿佛什么都没有,却又仿佛万物都包含其中。
  
      “我没有看错吧.....”望着天空,谢无想轻笑一声,仿佛天空之上有着与她对话的人,又仿佛是在对着自己说。
  
      自从踏进草原之后,燕开庭看到了不少宝贝,但是由于自己实在是没有心情,便一直向前走着,并且始终处于沉思当中,渐渐地,燕开庭就走到了草原深处。
  
      走着走着,他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回过神来,发现郑乐清还跟在自己的身后。
  
      “你为何还与我一起?”
  
      燕开庭皱眉问道。
  
      郑乐清傻笑着摸了摸头,道:“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和萧然真人呆在一起,心下才会觉得安稳一些。”
  
      燕开庭冷笑几声,安稳?自己现在内心当中,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不断地敲打着,也是一上一下。自己都不觉得安稳,怎会让他安心?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却被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和紧张感压得喘不过来气。
  
      “呼!”燕开庭长舒一口气,道:“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燕开庭四处望了望,自己正走在草原之上,不过此时的草原,也并非没有边界,在他的视野当中,草原的尽头,显现出一片灰黄色来,应该是一片沙漠地区。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去打探付明轩,但是燕开庭还是忍不住想着,希望可以在沙漠上遇见他。
  
      不知为何,燕开庭既想遇见付明轩,又好似很害怕遇见他,换了往常,自己要是知道了付明轩的消息,一定会当即就赶到他的身边。
  
      只是现在自己的心思杂乱,好似害怕自己遇见了付明轩,就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一般。有些事情,他既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燕开庭望向远处的沙漠,心便沉了下来。
  
      进来秘境也有一段时间了,自己除却遇见了一个元会门的弟子,就没有遇见过任何别人,也不知道谢无想怎么样了。
  
      此时,谢无想站在沙漠之上,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的眼睛仿佛被什么刺中了一般,眼前所见的,全都是虚妄。
  
      她不明白,此时这空旷和寂寥,是真,还是假?
  
      付明轩的身影早已消失,谢无想呆怔了片刻,就朝着付明轩消失的地方走去。
  
      此时出现在付明轩面前的,是一处晶莹剔透的湖泊,这面湖泊位于沙漠之中,就像是一只盈盈闪光的眼睛。
  
      这面湖泊不大,但是呈现着非常规则的圆形,若是从上方来看,这面湖泊其实就是在整个岛屿的正中心,周围被广漠的沙漠所包围着。付明轩蹲下身来,盘腿坐在了湖泊旁边,此时,一直朝着湖泊走来的沈伯严也离这面湖泊越来越近了。
  
      沈伯严本身是落在一片丛林当中,行走的距离比付明轩还要远得多,但是他的速度比之付明轩又要快了一些,是以付明轩在湖边坐下没有多久,沈伯严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时间还没有到,不是吗?”
  
      站在付明轩身旁,沈伯严说出了进入秘境之后的第一句话。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他看见了。”
  
      “谁?”沈伯严微微皱眉。
  
      “燕萧然。”付明轩回道:“他与我的因缘际会太过于深刻,是以他看到了一些本不该看到的东西。”
  
      沈伯严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只能希望那一刻能够早一点到来了。”付明轩道。
  
      “恩。”沈伯严点了点头,于是绕着湖边,朝着湖对面走去。
  
      “寒州....“
  
      沈伯严没有走几步,还是转身看向了付明轩,唤了他一声。
  
      “恩?”抬起头来,付明轩看见沈伯严正盯着自己。
  
      “你会怀念吗?”沈伯严问道。
  
      付明轩愣了一下,冷哼一声,吐出了两个:“不会。”
  
      沈伯严点了点头,道:“好。”
  
      望着沈伯严向湖泊对面走过去,付明轩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伸出手来,触碰了一下湖水,顿时整个湖泊都荡起了一阵一阵的涟漪,并且显出十分异样的光晕来。
  
      抬起手,付明轩看到自己手上沾染的湖水缓缓浸入到了自己的皮肤当中,喃喃道:“真怀念呐。”
  
      随后,在看到沈伯严在自己的对面坐下之后,付明轩就坐直了身子,闭上了眼睛,双手放在两腿之上,沈伯严也保持着和他一样的动作,顿时,就在这湖边支撑起一道结界来。
  
      燕开庭在沙漠里前行着,他只觉得行走变得越发困难了一些,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却不想御空飞行,这种心情,实在叫他也感到奇怪,渐渐地,走着走着,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脚连抬起来都有些困难了。
  
      而此时,郑乐清还是跟在自己的身后,燕开庭心中轻笑两声,心想,这小子还挺有两下的,只不过走到了一个地方,他突然一停,就像是一根细线穿进了大脑一般,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萧然真人,怎么了?”一直跟在燕开庭身后的郑乐清被燕开庭这一停弄得紧张起来。
  
      燕开庭转过身来,望着郑乐清,道:“为何我们走了这么久,却不见一个弟子?”
  
      如今燕开庭已经进入秘境许久,按道理来说,四大门派当中的弟子们该进来的也应该进来了,岛屿虽然大,但是人数一多,还是多多少少会遇见一些,然而,为什么自己只遇到了郑乐清,却不见任何别的弟子?
  
      “萧然真人.....”郑乐清像是懵了一般,迷茫的大眼睛看着燕开庭。
  
      燕开庭盯着郑乐清,皱眉道:“你为何,始终要踩着我的脚印走?”
  
      郑乐清低下头来,看见自己的双脚正踩在燕开庭方才走过的地方。
  
      “哼!”燕开庭手上现出泰初锤,道:“你也算是元会门的一个高阶上师,按道理来讲也该是个核心弟子,却为何在我面前如此战战兢兢?”
  
      郑乐清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就欲辩解,却不想身上传来燕开庭的一股大力,随后整个人变向后退了几步。
  
      “果然.....”燕开庭看着郑乐清退在沙漠上的那几步,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几乎是想也不想,燕开庭就举起泰初锤,朝着郑乐清就是一团雷火飞了过去,顿时郑乐清整个人燃烧在火焰当中,燕开庭所处的这一片沙漠就开始逐渐扭曲,仿佛整个世界都要缩成一团。
  
      “竟然又是.....”
  
      燕开庭喃喃道,眼前便现出一片黑暗来,他整个人都在下坠,像是被人所牵扯着,黑暗当中,点点星芒又是如此耀眼。
  
      “师弟!”
  
      “萧然师弟!”
  
      燕开庭仿佛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睁开眼睛,只见张维时还有另一名小有门弟子出现在自己眼前,而此时,自己正被张维时抱在怀中,半坐在地上。
  
      “我怎么了?”燕开庭只感受到脑中一片混沌。
  
      张维时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到在了这里,也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
  
      燕开庭坐起身子,看到自己的前方依旧是一片草原,自己还没有走上去,只是让燕开庭没有想到的是,草原之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弟子,这些弟子,均是没有了呼吸。
  
      “这是怎么了?”燕开庭惊讶道。
  
      张维时和那名弟子均是叹息一声,张维时指向了草原尽头沙漠之上的一团濛濛银光,道:“凡是靠近那里的弟子,不知为何都被击杀了,你方才应当也是不自觉地靠近了,不过好在你只是晕了过去。”
  
      “晕了过去?”燕开庭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痛的太阳穴。
  
      不对,自己肯定不是晕了过去,而是进入了幻境当中!
  
      方才若不是自己将那一名名叫郑乐清的弟子识破,恐怕自己现在都还陷在那幻境当中,只是,为何自己无端地就多次进入幻境,这些幻境,究竟要告诉他什么?
  
      燕开庭思前想后,心下就是一惊!
  
      “明轩!”
  
      燕开庭叫了出来,自己几次幻境当中,都出现了有关于付明轩的场景,无论是长者和他一般面容的神秘人,还是告诉自己付明轩魔怔了的元会门弟子。
  
      张维时也是知道付明轩本来的名字的,皱眉道:“寒州师弟?怎么了,你看见他了吗?”
  
      另一名弟子却突然道:“维时师兄,萧然师弟,我先前也遇见了几名别派弟子,都说.....”
  
      “都说什么?”燕开庭问道。
  
      “都说寒州师弟还有那元会门的沈首座,竟然对门派弟子行了杀害之行....”
  
      “怎么会....怎么会....”
  
      燕开庭不住地摇头,喃喃道:“不可能,不是真的。”
  
      好似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燕开庭一把抓住张维时,道:”维时师兄,你可知元会门有一个弟子名叫郑乐清?”
  
      张维时微微一怔,随后点了点头,道:“知道的,就在那里。”
  
      张维时指向一个倒在草原上的弟子,燕开庭看过去,果然,竟是与自己看到的郑乐清一模一样,只是这一个郑乐清,却好像已经死去很久了。
  
      望着远方的那一团濛濛银光,燕开庭站起身来,道:“是不是一靠近那里,就会被击杀?”
  
      张维时顿了一顿,点头道:“对,方才我们已经是亲眼看到了。”
  
      燕开庭转过身来,对着两人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道:“你们见到无想真人了吗?”
  
      两人均是摇了摇头,道:“没有见到。”
  
      燕开庭道:“没关系,若是你们见到了她,请帮我转告她,我燕萧然的心中会一直有她,直到永远。”
  
      张维时睁大了眼睛,惊讶道:“萧然师弟,你要干什么?!”
  
      燕开庭笑了笑,道:“我去找付寒州.....”
  
      张维时和另一名弟子还未反应过来,就只见燕开庭全速向着那一团光芒奔去!
  
      “师弟!快回来!”
  
      两人迈出脚步,却被无端的恐惧给推了回来。不知为何,两人已经是不能再踏上那片草原了。望着燕开庭远去的背影,两人惊诧之中,又是一阵一阵的莫名紧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